黄昏

2022/06/25

醒来,点开周传雄的 《黄昏》,浮生半日闲暇。

曾经有段时间,特别为此着迷。

以安静,孤独,克制,失落交织氛围开场。

舒缓流水般的前奏配以小刚低沉磁性的嗓音渲染成一副夕阳西落,人儿形单影只亦失落的画面。

这不该是在早晨播放的音乐,基调无出伤感。

不过人很奇怪,并非百分百向往积极的一面。伤感亦为人性真实。

时常,情绪以曲调为引,至于某个临界点情绪决堤,欲语更无言。

若如此这般,有所感应,应是首不错的音乐。

遑论 《黄昏》,堪称传世之作。

时空变换,半年以来歌是越发听得少了,曾经占据生活中极大时间比例的音乐亦渐渐被其他给取代。

万事如此。 曾经最美,已然曾经,何谈最美。

情感复杂,使人为人。

有人对于过去,总是念念不忘。 有人从不曾活在过去。

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。只道寻常,何必指摘。

人生在不可避免地走向黄昏,告别是必然的结局。

一切都是时间作祟…


附上台湾沈家文老师街头演奏版本,二胡独特音色于此曲天然契合,更显悲怆意境。

悲,甚悲。 伤,神伤。

四分四十五秒,肝肠寸断,如泣如诉…

“昨日黄花无处觅,从前亲爱今时客”。

“一身清白兀自来,斯时飞灰还清白”。

-- 《无题》· 自作


🔖 随笔 · 音乐

Profile picture
梦醒人间看微雨,江山还似旧温柔...